首页 > 佚名 > 新增才子九云记

紧急情况:xinqingdou.com 被强打不开了,请记住新域名 m.xinqingdou.net

作者推荐 簪中录2 九滴水:特殊罪案调查组(全2册) 我,神级精灵培育师! 综漫异界纵横 斗罗之重生昊天锤 难哄 全球领主:四海尽是大国铁骑 弹弓神警 束手就婚 精灵签到:我开局埋伏洛奇亚
新增才子九云记最新章节 - 新增才子九云记txt下载 - 新增才子九云记全文阅读 - 佚名 - 好看的经典短篇小说 - 新增才子九云记无弹窗防盗章节佚名 []

第57章 兰阳主约咏美人诗 桂蟾月斗趣骰角令 (1)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设置

且说兰阳公主同桂娘子回至玉香院,桂娘子陪席坐下,道:“娘娘尽日高兴,也不乏的么?”兰阳道:“有甚乏的?今要一个清雅的诗社起来,复定新鲜的猜谜。我欲做个东道主人,自然也是雅胜了。又定了一个社长,初为出题、限韵,复为誊录、监场,又不为拘定了。我不可独自出个法令,所以要娘子同讲。议定几日一会才好了。”

桂娘对道:“娘娘说的极妙。若起猜谜斗趣,不论某令,我尚择定了一好清新题目起来,是可愿为的。至于结了诗社,出题限韵,遇见容易些的题目,韵脚也随便宜,做了一绝半律,敢效附骥,犹然不够。论个社长,必要再请秦、贾两娘中,然后也能做副,是任出题、监场,无有不够。伏愿娘娘更择定了一人罢。”

说话间,贾孺人佯长入来。兰阳顾桂娘笑笑不言。桂娘一面陪笑,一面立起身迎,复拍手称妙好。贾孺人摸不着头脑,站立一傍,倒不坐下。兰阳答道:“春娘耳朵儿痒痒起来,来的好了,就稳稳坐,听听我说罢。”贾孺人又不料话中有何事,只为告坐坐下。兰阳笑道:“没有别的事情。我要结了一个诗社,刚才与桂娘说了,桂娘为之高兴,然后事有可该,正要请了春娘,今见春娘自来,不特免了丫鬟虚费一脚,也不是灵心自照,雅会有定么?”

春娘笑道:“还恐有甚么难行的属之身边,这诗社、灯迹一般雅致,娘娘要何时约定的?”兰阳道:“今日不过商议了,讲明妙题,明日请帖,有何不可?”春娘笑道:“虽然不才大胆,不辞社长,愿娘娘先定日子罢。”兰阳道:“明天何如?”贾、桂两娘俱道:“很好。”因与说他闲话,复论社仪,时已掌灯,各自告归,一宿无话。

次日清晨,贾孺人先送报稻香斋,出了梦友谊,刚才桂娘在黄泥墙外盘石上迎笑道:“孺人姐姐也是高兴了,也不早膳,而有此一早动了玉趾么?”春娘笑道:“已用过了。”仍与一同到玉香院,先请夜安,然后正要请诸娘子,后更请帖英阳。

英阳又与秦淑人、狄、白两娘一齐走进来,见了兰阳与贾、桂两娘绸缪说说笑笑,便笑道:“有甚寄兴,不与众人同乐,自为湛乐?”兰阳笑迎,欣然道:“才请姐姐、秦淑人诸娘要讲定好好高兴一件事,很喜姐姐神会光临。”又使小丫头请了沈娘子来。兰阳遂将诗社、灯谜等雅会说了:“明日就择一胜处,开社出题,然后无论长篇、律、绝,限韵拈阄,一从社长之令。可不是趣事么?”

英阳道:“明日不如今日,择胜莫如玉香。今既齐会,就是此刻,就好出题了。”秦淑人道:“社长除了春娘,谁可为之?”英阳笑道:“正是吾意了。”蟾娘笑道:“可不是众望所归,不约同辞么?”兰阳道:“业已讲定春娘为社长了。”

贾孺人知了众人同心,遂道:“凡诗料,无论写景、咏物,俱是前人都做过,便不新奇。曾闻得前者丞相乐游园诗,以菊为实题,咏得一虚字,起以‘问’字、‘忆’字、‘种’字等,捏为十二派,正是不落前人之套。今我们仿就是例,要以一个实题,添了一个虚字,便为景,免得前人之套,例也有趣哩。”两公主齐声叫好道:“这果新鲜。但嫌的又套拾了丞相、太常之法儿呢。”秦淑人道:“这又益妙。”春娘道:“丞相诗是咏物,我们总是女孩儿,做得艳体,又不落下这套了。”英阳道:“很好了。”

春娘望空暂颦蛾眉,想一想道:“有了。今以美人为实题,复衍出几个题目,以美人行为如坐、卧、步、立、饮酒、睡觉等字为虚字,总成几篇,这是如何?”兰阳笑道:“很是新鲜奇题,社长得人。有此前人未发的法儿。”于是秦淑人展开花笺,先写题目。春娘道:“题目我自呼来,次第娘娘公议以定罢。美人语、美人立、美人坐、美人步、美人影、美人醉、美人忆、美人浴、美人病、美人睡,总是十题目。娘娘公道议定次第罢。”

英阳道:“题目虽然生新,次第倒难的很。第料以美人坐为初题。既坐的悄然,自然有所思,以忆为第二。这可使得么?”众人道:“这是好了。”兰阳道:“有思而无益,坐之已久,不得不起立,伫立无事,固当他往,以美人立、美人步为第三、第四。清昼庭畔,月下长廊,俱当有影,又以美人影为第五么?”众人俱道:“极当。”

秦淑人道:“次当有语乎?有睡乎?”英阳道:“坐、立、行、步,如使一言不发也,不嫌乎哑的女儿。宜以语为第六。”桂娘道:“此际不可无饮酒,以醉为七,何如?”英阳笑道:“醉则易谑,多醉易病么。”春娘道:“今为成数病而无行的,倒嫌不中用。醉后,自然睡魔侵来。以醉为七,以睡为八。傍人眼见他醉睡,不可不搅。搅的时,不能以斯斯文文,以谑为九,又以病为十。又以二名目凑成十二篇,尤为有趣哩。”

秦淑人道:“社长快说出来。”春娘道:“病起之后,不可无浴。浴后,新着衣裳,神精畅和,必欲咏歌以自娱。当以美人浴为十一,美人歌为十二。总成一幅为可,但嫌落了丞相菊花诗之套呢。”

狄娘道:“女子每事只从家长为。贾孺人又是丞相宠姬,那里不效丞相法儿?”春娘啐了一口,道:“娘娘听他,狄娘每每猜妒,可不是妒妾、狠姬么?”又一壁厢伸手去向狄娘肋肢上一阵乱摸。

狄娘笑的气喘不过来。道:“好姐姐,快放手罢,触痒杀我了。”春娘才把手退出,道:“我不痒狄娘,只我自在了。”一面说着,将手指向着狄娘朝上一伸,又朝下一伸。狄娘复弯腰胁肩,不禁笑笑起来,哀告道:“好姐姐,松了手罢,我再也不敢乱说了。”春娘始为把手不动,道:“好一个无名指,今日弄的好了。”大家都笑了不已。

桂娘道:“孺人无关闲事。既出题,定次第,只要限韵、监场罢。”春娘复道:“题目是十二了。我知白娘子、沈娘子都不会做诗,须得让出。两娘娘以下六个人,各分二题目。拈阄儿,竟是公道。沈、白两娘分掌誊录、监场,何如?”兰阳道:“是了,一从社长之论。”

于是先使小丫头走到书架前,抽出一本诗来,随手一揭,竟是一首七言律。递与众人看了,都该做七言律诗。英阳道:“拈的好。这题目,若论长篇,欠拖长;若论绝句,欠短促。拈的七律,又是公道呢。”

春娘仍令掩了诗,又使小丫头:“你随口说个十二字来。”那小丫头复向诗律随手先拈一个“衣”字。春娘笑道:“就是衣字韵,第五微了。自然是美人坐定,要衣字。”着更拈一字,一个“袍”字。春娘道:“是平声第二十豪字,自为美人忆押着。”自此拈出,各有悬录韵脚。

然后英阳道:“兰阳妹妹是东都主人,先拈美人坐之起头。春娘又是社长,次拈美人忆。其余十题目,作为阄儿。妹妹、春娘只拈一阄。吾们四个各拈两阄。总是各赋二题了。”春娘不待兰阳有答,开言道:“娘娘便是主人,当为起头。我社长不过一时之任事,为何居先一体二阄了?”秦淑人道:“社长岂不次于主人座,当为第二题了。”春娘道:“然则誊录、监场又是社长之同列。沈、白两娘又居其次,始为恰当么。我死也不从命的。”

兰阳道:“春娘虽然近于执拗,其言亦近合理。一同并拈二阄,也是无拘无碍呢。”英阳道:“使不得。春娘之辞不拈阄而居二,犹可许了。妹妹如不起头,岂非以客压主,断断不可从了。”兰阳笑道:“大众作为一派,我一人那里当得起?但不胜放肆了。”因执美人坐为自己题目。其余十一题,便用为阄,通同乱滚。

兰阳只拈一个“醉”字。英阳诸人各拈二个,打开看时:英阳拈的便是“立”字、“睡”字;秦淑人拈了“忆”字、“谑”字;贾孺人执了“步”字、“语”字;桂娘把了“影”字、“浴”字;狄娘得了“病”字、“歌”字。各各展看,又分为次序,大书特书。

然后复要了韵牌匣子过来,各抽出支、微、阳、庚等诸屉,更为派定四块来。丫头们一样预备下六分纸笔跟前,便都悄然各自思索起来,鸦雀无闻。春娘又令沈、白两娘分为誊录、监场两任。白娘自手点了一枝梦甜香。

原来这梦甜香只有三寸长,有灯心粗细,以其易燃而少迟烬,好似尽其所有之才,以此为限。如香烬,不成一首,便要受罚。

兰阳便先有了,自己提笔写出,又改抹了一回,递与誊录。沈娘因问秦淑人道:“可有了么?”淑人对道:“有却有之,只是不好。”只自写下。英阳立起身来,道:“我是立题,不妨以身行之。”因坐,又题一篇。贾孺人在回廊上踱来踱去,道:“我不是体行那步字么?”又自书下一诗,向桂娘说道:“诸诗都有了。娘子且有了么?”桂娘道:“无关好歹,写出来罢。”遂题一诗。狄娘说道:“了不得,香只剩下半寸了,是必罚的。难望善作,胡乱写下,庶免罚杯了。”又写一律。

于是香几烬。白娘再将一枚香从新燃,道:“以我看来,终无一人受罚的。”于是各以次又续题第二诗。香才未烬其半,诸诗俱写完。原来先题一诗,笔路已开,所以各自易就完了。

于是次第先看兰阳起首题云:美人坐[]玉香院兰阳咄咄屏窗封落晖,飞花故故点春衣。支颐静听林莺语,抱膝遥看海燕归。爱把玉钗撩鬓发,闲将金尺整腰围。卖花墙外声声唤,懒得抬身问是非。美人忆[]紫菱洲秦淑人记得离亭折柳条,风姿何处玉聪骄?春情待梦虚鸳枕,世态依人几绨袍。其雨日高谁适沐,月归河广不容刀。金钱卜惯难凭准,乱剪灯花带泪抛。美人立[]桂蘅院英阳凝睇中天顾景明,迟回却望最含情。斜抱琵琶空占影,稳垂环佩不闻声。闲将衣带和衫整,懒为花枝绕砌行。露湿弓鞋犹带月,小环频唤未将迎。美人步[]梦友馆贾孺人款逐香尘步步移,畏行多露滑春泥。花阴点破来无迹,月影衡开去有期。觅句推敲何觉懒,寻芳摇曳故教迟。

玉奴口口莲花地,应为东风异往时。美人影[]稻香斋桂娘何事追随不暂离,惯将肥瘦与人知。日中斜傍花阴出,月下横移草色披。避雨莫窥眉曲曲,摇风多见袖垂垂。堪怜临水萍开处,小吹波乱唼伊口。美人语[]梦友向人输却口脂香,骂尽东风负海棠。连袂踏青相款曲,临池对影自商量。频嫌东陆行长日,未许西邻听隔墙。不口喁喁绣幕外,细教鹦鹉数檀郎。美人醉[]玉香细酌流霞尽少年,宜都春好自陶然。玉山荡影无坚壁,银海光摇欲泄天。黾勉添香还裹足,艰难临境又凭肩。听郎啐语和郎笑,丐你温存一霎眠。美人睡[]杜蘅罗家夫妇太轻狂,如许终宵一半忙。晓起自嫌星眼倦,午余犹觉锦衾凉。朦胧楚国行云境,摇乱梁家堕马妆。耳畔俏呼身乍转,粉腮凝汗枕痕香。

且说兰阳公主同桂娘子回至玉香院,桂娘子陪席坐下,道:“娘娘尽日高兴,也不乏的么?”兰阳道:“有甚乏的?今要一个清雅的诗社起来,复定新鲜的猜谜。我欲做个东道主人,自然也是雅胜了。又定了一个社长,初为出题、限韵,复为誊录、监场,又不为拘定了。我不可独自出个法令,所以要娘子同讲。议定几日一会才好了。”

桂娘对道:“娘娘说的极妙。若起猜谜斗趣,不论某令,我尚择定了一好清新题目起来,是可愿为的。至于结了诗社,出题限韵,遇见容易些的题目,韵脚也随便宜,做了一绝半律,敢效附骥,犹然不够。论个社长,必要再请秦、贾两娘中,然后也能做副,是任出题、监场,无有不够。伏愿娘娘更择定了一人罢。”

说话间,贾孺人佯长入来。兰阳顾桂娘笑笑不言。桂娘一面陪笑,一面立起身迎,复拍手称妙好。贾孺人摸不着头脑,站立一傍,倒不坐下。兰阳答道:“春娘耳朵儿痒痒起来,来的好了,就稳稳坐,听听我说罢。”贾孺人又不料话中有何事,只为告坐坐下。兰阳笑道:“没有别的事情。我要结了一个诗社,刚才与桂娘说了,桂娘为之高兴,然后事有可该,正要请了春娘,今见春娘自来,不特免了丫鬟虚费一脚,也不是灵心自照,雅会有定么?”

春娘笑道:“还恐有甚么难行的属之身边,这诗社、灯迹一般雅致,娘娘要何时约定的?”兰阳道:“今日不过商议了,讲明妙题,明日请帖,有何不可?”春娘笑道:“虽然不才大胆,不辞社长,愿娘娘先定日子罢。”兰阳道:“明天何如?”贾、桂两娘俱道:“很好。”因与说他闲话,复论社仪,时已掌灯,各自告归,一宿无话。

次日清晨,贾孺人先送报稻香斋,出了梦友谊,刚才桂娘在黄泥墙外盘石上迎笑道:“孺人姐姐也是高兴了,也不早膳,而有此一早动了玉趾么?”春娘笑道:“已用过了。”仍与一同到玉香院,先请夜安,然后正要请诸娘子,后更请帖英阳。

英阳又与秦淑人、狄、白两娘一齐走进来,见了兰阳与贾、桂两娘绸缪说说笑笑,便笑道:“有甚寄兴,不与众人同乐,自为湛乐?”兰阳笑迎,欣然道:“才请姐姐、秦淑人诸娘要讲定好好高兴一件事,很喜姐姐神会光临。”又使小丫头请了沈娘子来。兰阳遂将诗社、灯谜等雅会说了:“明日就择一胜处,开社出题,然后无论长篇、律、绝,限韵拈阄,一从社长之令。可不是趣事么?”

英阳道:“明日不如今日,择胜莫如玉香。今既齐会,就是此刻,就好出题了。”秦淑人道:“社长除了春娘,谁可为之?”英阳笑道:“正是吾意了。”蟾娘笑道:“可不是众望所归,不约同辞么?”兰阳道:“业已讲定春娘为社长了。”

贾孺人知了众人同心,遂道:“凡诗料,无论写景、咏物,俱是前人都做过,便不新奇。曾闻得前者丞相乐游园诗,以菊为实题,咏得一虚字,起以‘问’字、‘忆’字、‘种’字等,捏为十二派,正是不落前人之套。今我们仿就是例,要以一个实题,添了一个虚字,便为景,免得前人之套,例也有趣哩。”两公主齐声叫好道:“这果新鲜。但嫌的又套拾了丞相、太常之法儿呢。”秦淑人道:“这又益妙。”春娘道:“丞相诗是咏物,我们总是女孩儿,做得艳体,又不落下这套了。”英阳道:“很好了。”

春娘望空暂颦蛾眉,想一想道:“有了。今以美人为实题,复衍出几个题目,以美人行为如坐、卧、步、立、饮酒、睡觉等字为虚字,总成几篇,这是如何?”兰阳笑道:“很是新鲜奇题,社长得人。有此前人未发的法儿。”于是秦淑人展开花笺,先写题目。春娘道:“题目我自呼来,次第娘娘公议以定罢。美人语、美人立、美人坐、美人步、美人影、美人醉、美人忆、美人浴、美人病、美人睡,总是十题目。娘娘公道议定次第罢。”

英阳道:“题目虽然生新,次第倒难的很。第料以美人坐为初题。既坐的悄然,自然有所思,以忆为第二。这可使得么?”众人道:“这是好了。”兰阳道:“有思而无益,坐之已久,不得不起立,伫立无事,固当他往,以美人立、美人步为第三、第四。清昼庭畔,月下长廊,俱当有影,又以美人影为第五么?”众人俱道:“极当。”

秦淑人道:“次当有语乎?有睡乎?”英阳道:“坐、立、行、步,如使一言不发也,不嫌乎哑的女儿。宜以语为第六。”桂娘道:“此际不可无饮酒,以醉为七,何如?”英阳笑道:“醉则易谑,多醉易病么。”春娘道:“今为成数病而无行的,倒嫌不中用。醉后,自然睡魔侵来。以醉为七,以睡为八。傍人眼见他醉睡,不可不搅。搅的时,不能以斯斯文文,以谑为九,又以病为十。又以二名目凑成十二篇,尤为有趣哩。”

秦淑人道:“社长快说出来。”春娘道:“病起之后,不可无浴。浴后,新着衣裳,神精畅和,必欲咏歌以自娱。当以美人浴为十一,美人歌为十二。总成一幅为可,但嫌落了丞相菊花诗之套呢。”

狄娘道:“女子每事只从家长为。贾孺人又是丞相宠姬,那里不效丞相法儿?”春娘啐了一口,道:“娘娘听他,狄娘每每猜妒,可不是妒妾、狠姬么?”又一壁厢伸手去向狄娘肋肢上一阵乱摸。

狄娘笑的气喘不过来。道:“好姐姐,快放手罢,触痒杀我了。”春娘才把手退出,道:“我不痒狄娘,只我自在了。”一面说着,将手指向着狄娘朝上一伸,又朝下一伸。狄娘复弯腰胁肩,不禁笑笑起来,哀告道:“好姐姐,松了手罢,我再也不敢乱说了。”春娘始为把手不动,道:“好一个无名指,今日弄的好了。”大家都笑了不已。

桂娘道:“孺人无关闲事。既出题,定次第,只要限韵、监场罢。”春娘复道:“题目是十二了。我知白娘子、沈娘子都不会做诗,须得让出。两娘娘以下六个人,各分二题目。拈阄儿,竟是公道。沈、白两娘分掌誊录、监场,何如?”兰阳道:“是了,一从社长之论。”

于是先使小丫头走到书架前,抽出一本诗来,随手一揭,竟是一首七言律。递与众人看了,都该做七言律诗。英阳道:“拈的好。这题目,若论长篇,欠拖长;若论绝句,欠短促。拈的七律,又是公道呢。”

春娘仍令掩了诗,又使小丫头:“你随口说个十二字来。”那小丫头复向诗律随手先拈一个“衣”字。春娘笑道:“就是衣字韵,第五微了。自然是美人坐定,要衣字。”着更拈一字,一个“袍”字。春娘道:“是平声第二十豪字,自为美人忆押着。”自此拈出,各有悬录韵脚。

然后英阳道:“兰阳妹妹是东都主人,先拈美人坐之起头。春娘又是社长,次拈美人忆。其余十题目,作为阄儿。妹妹、春娘只拈一阄。吾们四个各拈两阄。总是各赋二题了。”春娘不待兰阳有答,开言道:“娘娘便是主人,当为起头。我社长不过一时之任事,为何居先一体二阄了?”秦淑人道:“社长岂不次于主人座,当为第二题了。”春娘道:“然则誊录、监场又是社长之同列。沈、白两娘又居其次,始为恰当么。我死也不从命的。”

兰阳道:“春娘虽然近于执拗,其言亦近合理。一同并拈二阄,也是无拘无碍呢。”英阳道:“使不得。春娘之辞不拈阄而居二,犹可许了。妹妹如不起头,岂非以客压主,断断不可从了。”兰阳笑道:“大众作为一派,我一人那里当得起?但不胜放肆了。”因执美人坐为自己题目。其余十一题,便用为阄,通同乱滚。

兰阳只拈一个“醉”字。英阳诸人各拈二个,打开看时:英阳拈的便是“立”字、“睡”字;秦淑人拈了“忆”字、“谑”字;贾孺人执了“步”字、“语”字;桂娘把了“影”字、“浴”字;狄娘得了“病”字、“歌”字。各各展看,又分为次序,大书特书。

然后复要了韵牌匣子过来,各抽出支、微、阳、庚等诸屉,更为派定四块来。丫头们一样预备下六分纸笔跟前,便都悄然各自思索起来,鸦雀无闻。春娘又令沈、白两娘分为誊录、监场两任。白娘自手点了一枝梦甜香。

原来这梦甜香只有三寸长,有灯心粗细,以其易燃而少迟烬,好似尽其所有之才,以此为限。如香烬,不成一首,便要受罚。

兰阳便先有了,自己提笔写出,又改抹了一回,递与誊录。沈娘因问秦淑人道:“可有了么?”淑人对道:“有却有之,只是不好。”只自写下。英阳立起身来,道:“我是立题,不妨以身行之。”因坐,又题一篇。贾孺人在回廊上踱来踱去,道:“我不是体行那步字么?”又自书下一诗,向桂娘说道:“诸诗都有了。娘子且有了么?”桂娘道:“无关好歹,写出来罢。”遂题一诗。狄娘说道:“了不得,香只剩下半寸了,是必罚的。难望善作,胡乱写下,庶免罚杯了。”又写一律。

于是香几烬。白娘再将一枚香从新燃,道:“以我看来,终无一人受罚的。”于是各以次又续题第二诗。香才未烬其半,诸诗俱写完。原来先题一诗,笔路已开,所以各自易就完了。

于是次第先看兰阳起首题云:美人坐[]玉香院兰阳咄咄屏窗封落晖,飞花故故点春衣。支颐静听林莺语,抱膝遥看海燕归。爱把玉钗撩鬓发,闲将金尺整腰围。卖花墙外声声唤,懒得抬身问是非。美人忆[]紫菱洲秦淑人记得离亭折柳条,风姿何处玉聪骄?春情待梦虚鸳枕,世态依人几绨袍。其雨日高谁适沐,月归河广不容刀。金钱卜惯难凭准,乱剪灯花带泪抛。美人立[]桂蘅院英阳凝睇中天顾景明,迟回却望最含情。斜抱琵琶空占影,稳垂环佩不闻声。闲将衣带和衫整,懒为花枝绕砌行。露湿弓鞋犹带月,小环频唤未将迎。美人步[]梦友馆贾孺人款逐香尘步步移,畏行多露滑春泥。花阴点破来无迹,月影衡开去有期。觅句推敲何觉懒,寻芳摇曳故教迟。

玉奴口口莲花地,应为东风异往时。美人影[]稻香斋桂娘何事追随不暂离,惯将肥瘦与人知。日中斜傍花阴出,月下横移草色披。避雨莫窥眉曲曲,摇风多见袖垂垂。堪怜临水萍开处,小吹波乱唼伊口。美人语[]梦友向人输却口脂香,骂尽东风负海棠。连袂踏青相款曲,临池对影自商量。频嫌东陆行长日,未许西邻听隔墙。不口喁喁绣幕外,细教鹦鹉数檀郎。美人醉[]玉香细酌流霞尽少年,宜都春好自陶然。玉山荡影无坚壁,银海光摇欲泄天。黾勉添香还裹足,艰难临境又凭肩。听郎啐语和郎笑,丐你温存一霎眠。美人睡[]杜蘅罗家夫妇太轻狂,如许终宵一半忙。晓起自嫌星眼倦,午余犹觉锦衾凉。朦胧楚国行云境,摇乱梁家堕马妆。耳畔俏呼身乍转,粉腮凝汗枕痕香。

喜欢新增才子九云记请大家收藏:(m.xinqingdou.net)新增才子九云记新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
最多阅读 我的师傅是林正英 带着商城混大唐 重生之最强大亨 万古最强病公子 都市之创造万界 宠魅 重生于火红年代 清穿空间之宠妾 军婚蜜恋在八零 最强万界大穿越
完本推荐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打卡 凡人修仙传 超神道术 我不想当老大 摄政王的小闲妻 大唐之最强驸马 永恒国度 重生之民国元帅 帝国吃相 末世之神级丧尸合成系统
最近更新 妖孽奶爸在都市 盗墓直播:开局获得麒麟血脉 恐怖茶馆:我只卖大凶之物 重生娇妻有点辣 踏歌长安行 阴阳鬼帝 王者大陆之群雄逐鹿 六史:宋史演义 界外一阁 杀神殿
新增才子九云记最新章节 - 新增才子九云记txt全集下载 - 新增才子九云记全文阅读 - 佚名 - 好看的经典短篇小说 - 新增才子九云记无弹窗防盗章节佚名